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10年冤案-----為何難糾正呢???
2019-06-17 22:28:31 來源:中華衛視作者: 瀏覽:644 評論:0

10年冤案-----為何難糾正呢???


一樁由土地引發的冤案錯案


在四川省大竹縣,又一個中小企業老板倒下了。

他,不是倒在激烈競爭的商海中,也不是倒在對企業經營管理無方的能力上,而是倒在大竹縣人民法院違反法律程序、主觀意斷、任意違規的操作中。

胡建華,男,今年60歲,小學文化,家住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347號,胡建華是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并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與完全責任能力的中國公民。

胡建華他苦苦經驗激烈競爭在商海之中的企業,一場商海浩劫與利益爭奪戰在債務官司中小企業老板倒下了,土地開發經營權人胡建華失去了地皮。就其原因:某些官商眼紅、暗箱操作、置胡建華企業財產利益不顧,某個別官員耍特權之威風凌駕于法律之上,影響法院獨立行便執法權,受行政干預隱藏著一股司法腐敗貪惡勢力,干擾著公正司法給胡建華的債務案件造成司法不公的執行惡果。導致胡建華為司法不公正的執行債務案逐級上訪,長達6年多的上訪生涯,經常以天為被、以地為席,雨天睡橋角已淪落到街頭、車站碼頭、山洞路旁搭地鋪食宿為生存之源,落魄到為人洗腳、擦皮鞋、做家政工的地步。

盡管生活艱難,無家可歸,但他一直往返于大竹縣——達州——四川省——北京市的上訪途中,因為他誓死相信:法律最終會還他作為一個中國公民的公平、公正答案!

胡建話的故事,還得從19年前的1997年說起。

(一都是借款惹的禍

1997年,胡建華向家住大竹縣城東信用社家屬院的孟邦珍,在當地信用社代為借款本金24000元和17500元,約定月利率按千分之十點零八計算。

1996年11月19日,胡建華向家住大竹縣城東信用社家屬院的楊吉祥借款49000元本金加11000元利息算成本金6萬元為準楊吉祥簽字,約定月利率按照千分之三十(月利息三分)計算。

2008年4月和5月,胡建華分兩次向家住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259號3單元8號的毛良浩借款6萬元和10萬元,共計16萬元,約定月利息按15%計息。

為什么楊吉祥、孟邦珍、毛良浩要借錢給胡建華?

一是胡建華在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南段有一塊面積為1282.61平方米的、且有關部門登記并擁有合法使用權的土地。二是胡建華在給毛良浩的借條上以自己在竹陽鎮建設路南段的5、6、7、8、9、10共6個門市當作抵押的條件。

這樣一來,禍事終于來了:開初是楊吉祥、孟邦珍在1999年4月,一紙訴狀將胡建華不按時還款告上法庭,大竹縣人民法院以(1999)大竹字第278號、279號判決胡建華償還原告的借款,對胡建華廠房住房進行了查封,同時并沒有對胡建華土地使用權進行查封;二是2007年7月楊吉祥、孟邦珍申請大竹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2009年8月14日楊吉祥、孟邦珍借款及訴訟費、執行費、測繪費等為63萬元、評估費2萬元,共計人民幣65萬元。也就是楊吉祥、孟邦珍之借款本金共101500(其中已歸還了本息25000元)下欠本金84000元計算至歸還期2010年3月17日止,達到了65萬元的金額。胡建華在欠到楊吉祥本金64000元利裹利(高額復息)的計算下借款本金突變為65萬元(高利貸超過同期銀行平均最高利率的四倍是不受法律保護的),楊吉祥的本金按復息(高利貸計算超過7.6倍),法院明知楊吉祥不合法找胡建華多算借款30多萬。法院沒有更正判決楊吉祥多收胡建華錢30多萬元的債務款情況下公平、公正的主持雙方當事人和解執行,法院執行法官明知其債權人他們要侵占胡建華之天地,華建華為了減少借款(債務)歸還的損失迫不得已與原告楊吉祥、孟邦珍夫婦和解,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當事人雙方簽字認可歸還65萬元的債務金額后。大竹縣人民法院執行局解除對胡建華天地查封,制定了(2009)大竹執字第361——2號裁定書。三是在2010年3月18日,又因胡建華與毛良浩借款一案,大竹縣人民法院又以(2010)大竹民初字第206——1號裁定書,再次查封了胡建華嘉善路南段的天地,據四川省檢察院民事訴訟書——川檢民行抗字(2012)43號數據,毛良浩要求胡建華的還款由16萬元本金算至本息共計110萬元;為什么胡建華借款糾紛到法院判決執行,法院可以直接查封胡建華街上經驗門市部的收入,作為胡建華的收入償還其債務人的借款綽綽有余?沒有必須再超標查封胡建華所擁有經驗開發權1282.61平方米土地來償還其毛良浩的借款本金16萬元及高額復息。

胡建華一連串的借款還款厄運,便開始了他未來的痛苦人生。

(二)土地是塊天鵝肉

胡建華在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南段擁有1282.61平方米的土地成了不少人都想吃的天鵝肉:他的債權人楊吉祥、孟邦珍的借款要從這塊肥鵝肉里出;大竹縣人民法院的訴訟費、執行費、評估公司的評估費要從這里出;債權人毛良浩高額本息110萬元要從這里出。

2006年9月,大竹縣天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周世華簽訂轉讓合同,周世華交清所以稅費、并在管轄國土所進行登記,胡建華是向廖澤芳簽訂借款合同,由廖澤芳同胡建華以及大竹縣人民法院執行局法官一道,在大竹縣北門農業銀行分理處,廖澤芳代胡建華繳納了償還楊吉祥、孟邦珍等費用65萬元的現金,且大竹縣人民法院也給胡建華出具了65萬元的執行案款收據。廖澤芳代胡建華償還債務的目的,最終還是想拿到胡建華這塊土地(注明:廖澤芳與周世華合伙開發)。不論廖澤芳替胡建華代交執行償還債務的案款,應算被執行人胡建華已履行完畢和解協議的還款義務,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執行債務案款的司法解釋若干問題的解答》符合執行結案方式規定的條款所具備執行終結的條件,法院應予執行結案。2014年4月8日和2010年4月11日,申請執行人楊吉祥、孟邦珍要求大竹法院按和解協議的款項交付給他們,可法院拖延不交付呢?究竟其原因如何?

看來,胡建華是與這塊被查封的土地無緣了。2010年5月10日,廖澤芳沒有說明任何原因,也沒給胡建華作任何交涉,就退回了在執行局代胡建華代繳納的現金65萬元。為什么法院讓廖澤芳退回代胡建華繳納的執行案款65萬元未經被執行人胡建華知曉?此執行債務案到底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接下來粉墨登場的是:四川力城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在法院要求執行取得胡建華的土地經營開發權,把胡建華在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南段有一塊面積1282.61平方米的土地(土地當年市場價上千萬的價值款),而以廉價127萬元的最高競價取得了這塊土地的開發經營權。其用心良苦,最大的損害其胡建華土地使用權流轉的合法利益。

(三)醉翁之意不在酒

事態的撲朔迷離和急轉直下,讓被告、被執行人搞不明白,也讓大竹縣很多知情的老百姓搞不明白,大竹縣人民法院為何在胡建華一案的執行中,犯下四條程序違法錯誤(根據大竹縣人民法院檢察院民事檢察建議書:竹檢民行建字(2010)1號內容:

一、廖澤芳代胡建華繳納65萬元現金為何不與申請執行人楊吉祥、孟邦珍作結案處理,反而在廖澤芳要求退回65萬元時,并將此款退回給了廖澤芳;

二、大竹縣人民法院在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后,未經申請執行人申請,就擅自恢復執行再次拍賣土地?

三、毛良浩向大竹縣人民法院遞交民事訴狀,同時應當遞交了財產保全申請,在毛良浩沒有提供訴狀保全的相應擔保時,本應駁回,大竹縣人民法院不但沒有駁回,反而對胡建華的土地再次查封?

四、大竹縣人民法院在對被執行人胡建華通知時,有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14條第一款“人民法院應當在拍賣5日前以書面或者其他能夠確認收悉的適當方式,通知當事人和已知的擔保物權人、優先購買人、或者其他優先權人于拍賣日到場”之規定,只有一個對胡建華電話打不通的電話記錄,就匆匆完成拍賣了胡建華這塊土地。

以上幾項是否說明了大竹縣人民法院在執行過程中的失誤?執行程序存在著瑕疵,整個執行過程中表明:辦案人員辦案粗糙在執行程序過程中違背程序法與實體法的現象呢?判決也好、執行也罷,醉翁之意不在酒,執行債權償還債務,其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以拍賣的形式為借口勾結其他人侵占胡建華的這塊土地。

(四)官商勾結有貓膩

胡建華本人100多次反映:“相關部門的官員一直在幕后支持某某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對這塊土地的開發”。開發商在拆遷過程中,胡建華據理力爭出面交涉。然而,經常有不明不白的惡腐勢力,在夜間到胡建華家砸東西,包括砸水、電、門、窗、撬門、砸房子。拖東西,要把胡建華租用居住房屋一家老小趕走夜間,暴力強拆居住房進行開發。有四次還把胡建華妻子打得遍體鱗傷,還有對胡建華一家當著公安和群眾揚言說一定要把你胡建華弄死,胡建華80多歲的老母親、70多歲的岳母同樣遭到暴打。胡建華的妻子被開發商暴力拆遷打得遍體鱗傷,這伙人胡建華家人繼續實施其電話威脅和恐嚇。

由此,胡建華走上了茫茫的上訪道路。在胡建華長達6多年的維權中,相關部門長期踢皮球,設置障礙,胡建華反映:特別是大竹縣人民法院違反法律程序,對自己錯判的冤案,長達數年沒有糾正。

此借款(債務)執行過程中,涉及三點蹊蹺:

一、廖澤芳為何代胡建華繳納65萬元現金后,是什么原因又到執行局申請退回?主動放棄豐厚的房地產的開發經營權利?

二、按照《土地法》等相關法律規定,相關部門對有爭議的土地本應是不予登記的,為何競爭能得到這塊土地芳房地產經營開發權是楊吉祥官商勾結的某某開發商,一支操縱的魔爪很順利的伸向各行政職能部門。能在大竹縣一帆風順地完善所有開發手續,并將這塊黃金土地變賣成了幾千萬元的價值?

三、如果是正當競爭正當開發,為什么要請不明不白惡腐勢力的人,多次對胡建華一家進行打擊報復?在胡建華一家的人生權利得不到保護時,為什么相關部門置之不理?是不是與開發商有不可告人的利益關系?

(五)程序違法誰之過

四川省大竹縣人民檢察院(2010)竹檢民字第001號民事建議書及法律專家們對此案會診討論認為:大竹縣人民法院在本案執行程序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錯誤:

一、在被執行人胡建華履行執行和解協議后,大竹縣人民法院未作執行結案處理。

2010年3月15日,申請執行人楊吉祥、孟邦珍與被執行人胡建華達成執行和解協議。2010年3月17日,廖澤芳代胡建華向大竹縣人民法院執行局交付65萬元的應還款項后,被執行人胡建華已履行完畢執行和解的義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87條:“當事人之間達成的和解協議合法有效并已經履行完畢的,人民法院作執行結案處理”之規定,大竹縣人民法院對本案應作執行結案處理,但大竹縣人民法院經執行事情人口頭申請,兩次書面申請(2010年4月8日、2010年4月11日),仍未將其收到的65萬元的被執行人履行和解協議的款項交予申請執行人楊吉祥、孟邦珍,而是在廖澤芳要求退款后將該款退回給廖澤芳。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108條第四項規定:當事人之間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并已經履行完畢,符合執行結案方式,應予執行結案。

二、在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胡建華于2010年3月15日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其后楊吉祥、孟邦珍并未再向大竹縣人民法院提出恢復執行的申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07條第2款:“一方當事人不履行和解協議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恢復對原生效文書的執行。”因此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后恢復執行需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一方當事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和解協議;二是對方當事人的申請,被大竹縣人民法院不能根據執行和解協議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20條:“申請執行,應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文件和證件:(1)申請執行。申請執行書中應當寫明申請執行的理由、事項、執行標的,以及申請執行人所了解的被執行人的財產狀況。申請執行人書寫申請書確有困難的,可以口頭提出申請,人民法院接待人員對口頭申請應當制作筆錄,有申請執行人簽字蓋章……”而在大竹縣人民法院(2009)大竹執字第362、141號第一、第二卷宗中并沒有楊吉祥、孟邦珍在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之后口頭向大竹縣人民法院申請執行的相關筆錄。據此,大竹縣人民法院不能自行恢復執行。

三、毛良浩訴胡建華案中的訴訟保全申請,在大竹縣人民法院認定為訴前財產保全,責令申請人提供相應擔保,不提供擔保的,應當駁回申請。

2010年3月13日,毛良浩向大竹縣人民法院遞交了民事訴訟狀,同時遞交了財產保全申請。對于該申請,大竹縣人民法院認定為訴訟財產保全申請,未在受理該申請時要求毛良浩提供相應擔保,于2010年3月19日作出(2010)大竹縣人民法院民初字第206-1號民事裁定,查封胡建華位于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南段土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92條第一款:“人民法院對于可能因當事人一方的行為或者其他原因,使并判決不能執行或者難以執行的案件,可以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作出財產保全的裁定;當事人沒有提出申請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時利益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第二階段3條第一款:“利害關系人因情況緊急,不立即申請財產保全將會使其合法權益難以彌補是損害的,可以在起訴前向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措施。申請人應當提供擔保,不提供擔保的,駁回申請。”之規定。因此,訴訟財產保全有兩種情形:訴前財產保全和訴中財產保全。訴前財產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受理訴訟前根據利害關系人的申請,對當事人的財產或者爭議的標的物采取強制保護措施是訴訟保障活動。而訴中財產保全,是指訴訟過程中,人民法院應當事人的申請或者依職權,為保證將來作出的判決能夠得到有效的執行,對當事人的財產或者爭議的標的物采取強制保護措施是訴訟保障活動。在此案中,毛良浩同時提交財產保全申請書和起訴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對于訴訟財產保全的相關規定,在毛良浩申請財產保全時,大竹縣人民法院并沒有受理此案,故應認定為訴前財產保全申請,大竹縣人民法院就應當受理該申請時要求毛良浩提供相應擔保,不提供擔保的,應當駁回申請,而大竹縣人民法院對此申請認定為訴中財產保全,于第二天便作出裁定,查封胡建華位于大竹縣竹陽鎮建設路南段土地。

四、大竹縣人民法院在向被執行人胡建華通知拍賣事宜時,應當在拍賣5日前采取書面通知或者其他能夠確認收悉的適當方式‘

2010年6月7、8日,案件承辦人采用電話方式通知被執行人胡建華于2010年6月13日上午10時參加土地拍賣現場會,但是均打不通,因此未將參加土地拍賣hi事宜通知至胡建華。大竹縣人民法院未采取書面方式,也未采用其他能夠確認被執行人知悉的方式通知被執行人。僅于電話打不通的情況下作出一個“電話記錄”,有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傳翠的規定》第14條第一款:“人民法院應當在拍賣前五日以書面或者其他能夠確認收悉的適當方式,通知當事人和已知的擔保物權人、優先購買人或者其他優先權人于拍賣日到場”之規定。

四川省達州市達州縣人民法院在本案執行中出現違法,根據達州市人民檢察院、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對民事執行活動實施法律監督的意見(試行)》第十一條和第十四條(六)、(七)款之規定,達州縣人民檢察院民事檢察建議書及法律專家委員會提出的法律專家意見,提請達州縣人民法院依法糾正,并盡快作出結案回復意見。至今這個債務執行案仍在逐級上訪之中,不知何年何月依法能夠得到糾正?

(六)執法違法誰糾正錯

依法治國,必須根治司法腐敗,人民的期望是:維護法律的公平與正義。

習主席說:黨既領導人民制定憲法法律,也領導人民執行憲法法律,做到黨領導立法、保證執法、帶頭守法。政法工作者,要自覺維護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的權威性,確保黨的政筞和國家法律得到統一正確實施,要處理好維穩和維權的關系,維權是維穩的基層,維穩實質是維權,要把群眾合理合法的利益訴求解決好,絕不允許濫用權力侵犯群眾合法權益,杜絕冤假錯案的再次出現。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個司法案件中都能夠感受到公平公正。

當事人胡建華真誠希望:四川省達州市大竹縣人民法院,對胡建華執行案件過程中出現失誤得以糾正,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說:“對冤假錯案必須監督,敢于糾正(打虎拍蠅、糾正冤錯、便民利民)”。希望該法院按照檢察院的建議書,敢于揭短,敢于糾錯,共同維護法律的尊嚴,法院是司法機關最后的堡壘防線,努力讓人民群眾確實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夠感受到公平、公正,正義的陽光。

以上是胡建華反映的情況,如有不實,胡建華本人愿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和后果。


文章上傳:預防網
文章糾錯:(9:00--17:30)糾錯交流 
轉載請注明來源:新聞首發網>> 10年冤案-----為何難糾正呢???
本站聲明:
  本網未注明【新聞首發網訊】的作品,非本站原創,系由網友自助上傳或轉載、采編于其它媒體,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和看法,一切責任由發布者承擔,與本站無關!轉載本網作品應在法律準許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公平正義網”。違反本網規定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瀏覽發現文章有虛假、侵權、需糾錯的請在工作時間內點擊“文章糾錯”旁的在線客服溝通糾錯,其余時間沒有客服在線,糾錯請發郵件給客服,謝謝支持和理解!
本文標題:10年冤案-----為何難糾正呢???
】【 打印 繁體】【投稿】 【 收藏】 【 推薦】【 舉報】【 評論】 【 關閉】 【 返回頂部
上一篇2019人民公園荷花展開幕 八組荷花.. 下一篇傳承中華非物質傳統文化保護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相關欄目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廣告位

刘伯温心水论坛6肖